无颜

摄影师/腐/slash/licca/纸模/章子

“我们中国人艺术思想之根源总超脱于形之本身,追求神近,发现文字也好绘画也好,都讲究迂回地达到。以有形反衬无形,以无形化解有形。

不到一定的年龄很难真的感受到其中的动人之处。

如今,看得越多越喜欢那大气磅礴的过去。

遗留下来的精湛技艺造就的斑驳的古迹里,承载着历史,又厚又重,可惜却又脆弱不堪,在今人忙碌的朝夕间,坍塌了去。”

――《墨涧花》Eno.


        无意间在很久之前买的画本里看到作者写的后记,特别戳心。

        之前放假的时候去了一次南浔古镇,古镇很小,但是很舒服。我和发小还有两个家长花了一上午的时间走完了那里的古迹。发小她们觉得无聊,我就一个人在那些大宅子里面逛,离开参观的人群,不敢出声,觉得会惊扰了什么。看那些阁楼的雕花,池上的亭台,看着黯淡了的颜色默默脑补着当年它们鲜活的样子。感觉就好像同它们一起经历了许多年的历史兴衰,整个人被这些古迹记录着的厚重历史包围着,会觉得自己很渺小,会感觉到有种力量让我安静下来去感受其中记录下的逝去的时间。

        以前挺困惑为什么自己会喜欢同龄人普遍不热衷的古迹遗址之类的景色,也有想过自己这样会不会有点装逼。今天突然看到这段话,想想其实自己只是很喜欢时间流逝时代兴衰带来的那种历史感,也因为能窥到过去的一部分而兴奋不已。


评论(2)

热度(2)